疫情期间哪些人群需要进行心理危机干预

疫情期间,哪些人群需要进行心理危机干预?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期,部分人会出现过度的不安、无助、悲观、紧张、委屈、躲避、侥幸心理、不敢出门、盲目消毒、易怒、恐惧、焦虑、抑郁、失望、抱怨、孤独、失眠、攻击等应激反应。若出现以下症状,则需要及时心理调适或心理危机干预,例如:

⑶ 具有强迫特征的人,疫情下会更加惶恐,他们反复洗手,反复消毒,可总感觉还是不能清洗干净。要么不出门,要么戴上双层的口罩、穿上防护服、眼罩,严格按照传染科医生的防护要求来武装自己,然后才能小心翼翼地出门。家人回家后,一定要让家人把外衣全部脱掉仍在门外,甚至丢进垃圾桶。

⑷ 过度焦虑和恐惧的人,在就医的过程中容易出现冲动行为。处于隔离或者确诊的状态下,过度的焦虑和恐惧对人的身心伤害也是非常明显的。

第一次戴 3 层手套打针太紧张

张少华大学毕业后就来到南京市儿童医院,已经工作快 10 年了,目前是重症监护室的护士长。原本过年他还打算带着妻儿回老家东台过年,但疫情打破了他的计划。他每天都在医院加班,后来就到了黄石。张少华每天在黄石妇幼照顾小患者,可家里刚过周岁的孩子却顾不上了。

1995 年出生的马良超,是南京市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的一名护士,其实这次来湖北一线支援,一开始他都没和家人说。后来出征的时候他被媒体采访,结果同学在网上看到他,还发到班级群里。没几天家人也看到这个新闻,就上网搜索江苏医疗队队员名单,这下小秘密可藏不住了。女友一边责怪马良超瞒着自己,一边又忍不住关心他。

⑴ 总感觉街上遇到的人就是病毒携带者,即使自己全副武装的防护着,也要远远的保持距离,不敢走近,不敢说话,甚至不敢呼吸。

如果孕妇是新冠肺炎患者,那么治疗用药会不会对胎儿有影响呢?张少华表示,都是对症治疗,一般是不会有太大影响。

张少华告诉现代快报记者,重症监护室更需要男护士,因为在这里工作承受的压力更大,节奏更快,处理事情更要冷静。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是,男护士在体能上有优势。

联系我们 广告投放 友情链接

⑴ 从权威媒体了解疫情和相关科学防护知识,规律生活,适度锻炼,读书,听音乐等。

⑶ 积极心理调适:与他人多交流,相互鼓励,相互心理支持,转移注意力。要以积极的态度工作、生活,注意休息,放松自己,自我安慰激励。可以通过呼吸放松训练、有氧运动、正念打坐、冥想等方式来调适情绪。不要采取否认、回避退缩、过分依赖他人、指责抱怨、转移情绪发脾气、冲动等不良应对方式。减少咖啡摄入,特别不要试图通过烟酒来缓解紧张情绪。

2019年7月,江西萍乡内涝严重,商户对店内受淹的家具、电器进行搬运、整理和晾晒。(资料图) 刘占昆 摄

2019年以来,江西省应急管理厅会同粮食与物资储备部门及时向重灾区调拨救灾大衣、棉被、毛毯、折叠床、帐篷28450件(套),有效保障了受灾群众的基本生活。

此前,江西省应急管理厅已联合江西省财政厅、民政厅召开专题视频会议,对全省受灾群众基本生活保障工作进行再部署、再强调、再落实,确保受灾群众安全、温暖过冬,切实当好人民群众美好生活的守护者、党和政府温暖的传递者。

那么,普通公众如何保持心理健康呢?

江西省应急管理厅提前谋划、精心部署、狠抓落实,把冬春救助作为当前一项重要任务抓实抓好。

3 月 1 日张少华原本是轮休,不过因为接到黄石妇幼有关负责人的邀请,因此他来到医院的 picu(儿童重症监护室)进行交流。” 我到他们 picu 看了一下,看到里面的布局,和收治的病人,包括床边查房。我交流了一些具体的护理措施和方法,查看仪器设备。因为时间有限,我们留下联系方式,后面还会进一步跟踪解答。希望在这段时间我们分享的急救经验或者操作知识,使他们整体医疗水平和护理水平得到提高。”

1月9日,江西省应急管理厅主要领导赴该省宜春市袁州区走访慰问受灾群众、残疾人贫困家庭、优抚对象、敬老院等困难群体,并送上慰问金及物资等,确保受灾困难群众安全温暖过冬。(完)

目前,江西省应急管理厅会同省财政厅研究确定分配方案,及时向省政府报告,快速将资金拨付至县级财政部门,要求各地严格按照时间节点,加快资金拨付进度,并采取每日调度、定期通报、专项督查等方式,确保在春节前将冬春救灾资金发放到受灾群众手中。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⑵ 在疾病流行期间,出现恐惧、紧张和焦虑等情绪,是自然的,不必过度紧张。

据官方数据统计,2019-2020年冬春期间,江西全省受灾群众临时生活困难需政府救助人数650万人,其中需衣被救助和需取暖救助人数分别达72.8万人和39.2万人。

疫情结束后,他们才能离开,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但他们心里还是有些打算。回去后第一件事是做什么?马良超脱口而出:” 哈哈,带女朋友去吃火锅吃烤鱼。” 而张少华则长叹一口气:” 想安心睡一觉。”

现代快报记者注意到,其实男护士也有柔情的一面,比如张少华会在隔离病房里给小患者扎辫子,而马良超则学起洗手儿歌去教孩子。

轮休时还到医院进行业务交流

⑵ 敏感于自己的各种躯体不适,达到疑病状态。身体稍有不适,就会怀疑自己被感染了,惶恐不安。想立即就医,到发热门诊。就诊后,尽管经过详细的躯体和病毒学检查,排除了该病的可能,但始终无法安静下来,要么怀疑检查结果,要么担心在就医过程中又被传染了。

近期,针对冬春期间需衣被救助的群众,应急管理厅加强调度、完善统计、预先准备,又紧急向各地调拨棉被19000床、大衣10600件、毛毯10300床、羽绒服3400件。根据各地需求和灾情,春节前还将调拨一批冬春救灾物资发往各地。

提起这次经历,马良超满满都是自责。后来他就经常戴着手套练习扎针,之后每次扎针都没再出错。

一般情况下,孕妇生孩子都会有预产期,但如果是突然产子就会很麻烦,而当妈妈是疑似新冠肺炎患者,生产就会格外困难重重。来黄石后没几天,张少华和马良超就遇到这样一件惊心动魄的事。

提起在黄石印象最深的事,马良超想起自己第一次戴 3 层手套扎针的事。原本给小孩子扎针就不太容易,可能会动来动去,也可能会哭闹。因为穿全套防护服,所以要戴 3 层手套和护目镜。” 那次是给一个 3 个月的婴儿扎针,小孩子蛮胖的,血管并不好找。同时,我站着也不方便,蹲着也不稳,只能跪在地上扎针了。第一次戴 3 层手套打针真的太紧张了,就没扎好。”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张少华说:” 那天中午,我们刚进隔离病房。那个产妇也刚过来,几分钟的时间,她丈夫的喊声就打破了病房的平静,说羊水破了。我们检查发现,这个产妇已经开 9 指了,小孩随时就要被生出来。但当时的病房并不符合接生的条件,情况真的非常紧急!经过综合评估,我们就把她送到产房去。她当时很紧张,不停地喊要生了,我们就对她进行心理安抚。很快,孩子生下来了,整个过程比较顺利,她的家人对我们也很感激。”

应急管理部、财政部已安排江西省冬春救灾资金5.398亿元,排全国第一、创历史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