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要把孩子变成“鸡娃”吗

近期,两张课表在网络上引起热议。这两张课表来自一个家庭,一张是10岁读小学四年级哥哥的课表,周一到周日,除了在校,都要参加各类补习班,还要完成相应的练习。另一张是妹妹的,5岁读幼儿园中班,但琴棋书画样样都要学。

对于这两个小孩,现在有个俗称――“鸡娃”。何为鸡娃?就是给孩子打鸡血,“虎妈”“狼爸”们为了孩子能读好书,不断地给孩子安排学习和活动,不停地让孩子去拼搏。这种现象在北上广深尤为明显,孩子每天不是在上补习班,就是在去补习班的路上。而家长要付出更多的物质和精力,陪着孩子一块去上。

清溪河是苏州吴江区盛泽镇与嘉兴秀洲区王江泾镇的界河。盛泽镇圣塘村党支部书记张晓峰回忆,2001年11月22日凌晨,嘉兴北部渔民在麻溪港(浙江地界称麻溪港,江苏地界称清溪河)最窄的河道筑坝拦污断水。事发时,张晓峰正在盛泽的一家企业担任管理工作,他告诉记者,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苏州吴江区盛泽镇纺织业发达,但与之配套的污水处理、管网等环境基础设施滞后,未经处理或处理未达标的印染废水直接排入流向嘉兴市的河道,致使临界的王江泾镇北部水域水环境受到污染,嘉兴渔业及渔民生活受到很大影响。

今年28岁的周方慧是黎里镇的一名大学生村官,同时也是“河小青”的一员,她所在的汾湖湾村与嘉善县陶庄镇湖滨村仅隔了一条太浦河的支流——芦墟塘。“河小青”志愿联盟成立后,周方慧便带领汾湖湾村护河志愿者与湖滨村护河志愿者进行了联系对接,两方力量很快拧成一股绳,对芦墟塘开展了多次联合巡查、治理行动,促进上下游一线贯通,共享碧水清流。

在教育中,尊重孩子是第一位的。

而最终为教育焦虑埋单的却是孩子。“说白了这还是一个对起跑线认识的问题,”薛二勇说,“我们应该在观念上有一种转变,就是人生的发展路径,时间和阶段是有差异的,那起跑线就是有很多条的,而不是纠结于某一条或者某一点上。”

对于这种心理,北京市某中学教师吴凡把它总结为“紧迫感”。她认为,现在绝大部分家长认为孩子能够取得良好的成绩,上更好的初中、高中、大学才算是成功,而很少有“快乐就好”的教育观念,即使有,也无法落实在行动上。

为了能够在好的中小学学习,家长为孩子们报名各种兴趣班、补习班,开展了一场教育竞赛。很多中国家长对孩子教育的支出占到了全家收入的很高比例,同时也有很多中国家长为了孩子的学业而放弃了休假和爱好。可以说,教育焦虑已经逐渐成为都市中产家长的“标配”。

2019年7月出台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明确规定,严禁以各类考试、竞赛、培训成绩或证书证明等作为招生依据。根治这种现象,国家已经开始行动。

如今,“鸡娃”已经是家长圈的流行病。

近日,张晓峰拨通了秀洲区王江泾镇“四位一体”办公室副主任孙琪的电话,邀请他一道前往省际交界河道清溪河(麻溪港)开展巡河工作。当天,两人一路搭乘快艇,仔细查看了沿线的河道保洁情况,并探讨交流近期发现的相关水环境问题。巡河临近尾声,孙琪高兴地对张晓峰说:“现在,河上基本闻不到异味,水也清爽了不少,整体水质应该已经达到Ⅲ类,我们的努力是值得的。”

2018年,吴江区和秀洲区共同出资1亿元,清淤土方100万立方米,疏浚10.5公里。“沉积了40年的淤泥,几个月就清除了,效率这么高关键靠两地的携手合作。”张晓峰感叹。

(责编:实习生(王婧宁)、熊旭)

“长三角地区要可持续地一体化发展,就必须保住这一方水土,生态环境保护迫在眉睫。”中国科学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决策咨询专家陈雯说,近年来,江苏吴江等长三角地区政府直面问题、破解矛盾,促进跨界水环境协同治理,成为我国跨行政区域水环境协同共治的典范。

河湖长制体系下的官方河长们合作火热,作为补充力量的民间河长们也擦出了火花。今年3月29日,由吴江团区委、吴江区河长办、青浦团区委、嘉善团县委联合发起的长三角·青春合伙人“河小青”志愿联盟在汾湖成立。

焦虑,现在越来越成为都市人的常用词。工作焦虑、情感焦虑、生活焦虑……而现在困扰着许多都市父母的是教育焦虑。

把教育焦虑传导给了孩子

对这个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绝不是培养“鸡娃”那么简单,也不是由获得多少奖项而决定,值得家长、学校和社会来共同思考和努力。

吴江区委书记王庆华表示,吴江要积极探索联保共治,全面落实与青浦、嘉善签订的系列生态环境合作框架协议,推动建立统一生态环境标准、统一环境监测监控体系、统一环境监管执法“三统一”制度,探索跨区域生态补偿、污染损害赔偿等协调机制。

沈晓华是汾湖湾村党支部书记,也是吴江和嘉善两地联合发文互聘的一名村级河长。“联合河长制实施以前,我们和河对岸各不相干。看到河面上漂浮的水葫芦,心想,等风向一变,就吹到对方地盘了。联合河长制实施以后,由于沟通交流频繁,两地人像走亲戚一样,关系越来越亲密。”沈晓华告诉记者。双方不仅在水生态治理上同心协力,更组建了吴根越角党建生态圈,江浙沪三地6镇18个村加入联盟。生态圈形成了一个清单,包括党建、民生服务、社会综合治理、农村示范点建设、文化走亲以及古镇资源交流等。如今,吴根越角党建生态圈成为汾湖高新区的党建品牌,反过来促使水环境跨界治理协同性更强。

不过,孙琳琳的女儿上了很多兴趣班,网球、花样滑冰、冲浪等等,“这些她都感兴趣,也学得快,我就很支持。”

鸡血可以打一阵子,但不可能打一辈子。依靠“打鸡血”让孩子变得优秀,成为父母眼中期盼的样子,真的就是对孩子好吗?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是家长的心愿,但采取何种方式,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教育部长陈宝生在今年“两会”上对记者谈了这个现象:那些培训机构炫耀的培训成绩单、广告、广告词,很多都是鸡汤加忽悠。鸡汤喝得众人醉,错把忽悠当翡翠,这是不行的,不听忠告听忽悠,负担增加人人愁。

虽然孙琳琳的女儿遇到了暂时困难,但她决定不要盲目地给孩子报补习班,以求她快速提高成绩。“还是要多鼓励她,调节她的心理,等适应了初中的节奏之后,她就能慢慢跟上来。”

今年3月6日,苏州市吴江区委副书记、区长李铭与嘉兴市秀洲区委副书记、区长吴燕,携两地相关部门负责人登上了同一艘巡河船,开启两地新一年首轮联合巡河。他们从秀洲王江泾海事所出发,至盛泽盛溪河泵站上岸,沿途巡查了交界河道苏州塘、清溪河(麻溪港)的水葫芦打捞及河段清淤情况。

首创省际交界河湖联合河长制

11月1日,长三角生态绿色发展示范区建设全面启动,上海青浦、浙江嘉善和江苏吴江全域纳入示范区。时隔一个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以下简称“纲要”),纲要指出,要推动跨界水体环境治理,健全区域环境治理联动机制。示范区建设启动与纲要的出台,为三地进一步打破行政壁垒、深化水生态环境跨界联防联治提供了契机,将引领示范区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

“本质上,还是因为一种高筛选的升学机制导致的。家长希望孩子能够获得更好的教育资源,所以需要把孩子变得更有竞争力。”北京市某中学教师李若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其中可能还包含着父母对孩子的期待,希望孩子能够完成自己人生的缺憾,比家长更优秀,“这对于孩子来说其实是不公平的。”

来自吴江区水务局的数据显示,2018年1月至今,太浦河水质连续稳定达到三类水标准。吴江区委区政府提出,力争到2022年,地表水达到或好于Ⅲ类水体比例达到100%,跨界河流断面水质达标率达到100%,全力打造“水乡客厅”和“最美太湖岸线”。

孙琳琳为了不让女儿在学习中掉队,也为了保护女儿的自信,给孩子报了一些补习班。“朋友的小孩都是幼儿园上的,我女儿是在小学开始上的。”但令她担心的是,女儿刚刚升入初中,因为没有在暑假报班提前学习课程,导致现在学习上很吃力,比起其他同学有些跟不上。

一些课外培训机构的做法,对家长的教育焦虑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命题组老师亲临授课”“学霸面对面辅导”“谁谁谁用了我们的辅导资料成绩得到大提升”……课外培训机构的广告满天飞,在向家长们展示本机构实力的同时也为家长许以各种美好的未来,让家长心甘情愿地把钱掏出来。

(本报记者 苏 雁)

中国一直讲究“因材施教”,就是希望能够发掘每个人不同的特点而实施不同的教育。而这个“材”就应该是孩子的兴趣爱好、时间精力以及现阶段所处的实际情况,综合考虑这些因素,制定适合孩子的学习计划。

每到周末,北京的一些大型商场都会有很多或蹦蹦跳跳、或规规矩矩的孩子出现。他们不是来逛街玩的,而是来参加兴趣班、补习班。陪同孩子的家长也不闲着,坐在教室后面,和孩子一起听课,还时不时对板书拍照。课间,有的家长训斥孩子上课不认真,有的则是和其他家长分享育儿经。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12月16日 05 版)

在吴江盛泽镇清溪河乌金浜拦污打捞点,宣传栏展示了江浙边界水环境治理的历史沿革。浙江嘉兴民间自发组织的“零点行动”,成为江浙跨省协同治水的“触发点”。

除秀洲外,近年来,吴江还主动与同样交界的浙江桐乡、南浔、嘉善以及上海青浦等地对接,积极构建“江浙沪跨区域治水联盟”,推动51条交界河湖建立联合河长制度。联合河长制模式可以概括为河长联合巡河、水质联合监测、执法联合会商、河湖联合保洁、河湖联合治理等五大机制。

站在江苏吴江高新区汾湖湾村太浦河北侧眺望,河面格外开阔,河对岸是浙江嘉善湖滨村。联合河长制政策实施一年多来,不仅让太浦河水质明显好转,也让之前“闹着别扭”的两地人如今亲如“一家人”。在汾湖湾村所在的太浦河北侧,沿线的散乱污企业已于今年4月全部完成整治和拆除,大型推土机正在平整土地,太浦河两岸将重现秀美田园风光。

“教育最根本的不是‘教人成材’,而是‘教人成人’。以培养人格健全为目的的教育,可以帮助孩子拥有日后应对步入社会面对种种挑战的能力。”吴凡说。

以一体化治水为切入点,示范区建设正进入全方位、全领域深度合作阶段,一个生态联合治理、产业协同发展、经济共同腾飞、百姓幸福宜居的生态绿色区域正在长三角展现崭新模样。

在北京某杂志社工作的孙琳琳正面临这样的问题,“我不想让孩子成为‘鸡娃’,但还是采用了培养‘鸡娃’的方式”。

站在船头,远望一湾清水、两岸新绿,两地人员不禁畅谈起近些年来携手治水的点点滴滴,同时就当前界河治理存在的难点及接下来的深化合作进行沟通交流,共谋区域一体化治水新蓝图。

现在还有一种“凡学皆比赛、凡赛必获奖”的现象。“凡赛必获奖”就是指一些机构抓住家长心理,组织了名目繁多的艺术类赛事,凡参赛都能获奖,不少孩子拿奖拿到手软。对这种现象,有的家长是为了让孩子见世面,认为对其成长有好处,但有的则是为了给孩子升学加砝码,能够让孩子的简历更好看。

随着中国中等收入群体的兴起,这个群体的父母们希望自己的孩子比自己更优秀,至少不比自己差。而实现这个目标的主要方式就是接受良好的大学教育。一路往前推,进入好大学,需要在好的高中、初中、小学甚至幼儿园接受教育,自己的娃也就成了“鸡娃”。

吴江区地处江苏省最南端,江浙沪两省一市交界地带,与上海、浙江有交界河道41条,交界湖泊10多个,其中包括元荡、太浦河等长三角绿色发展一体化示范区内的重点河湖。

校外培训机构作为学校教育的补充,可以提供更多元的教育,帮助学生实现个性发展。但是为了利益夸大其辞、虚假宣传,或者只为让家长掏钱而不顾教学质量等乱象值得警惕。

在吴江区河长办专职副主任马旭荣看来,从个人到团队,从群众到委员、代表,民间河长特有的广泛性、自主性、灵活性,将为一体化治水创造更多新的合作模式。同时,随着区域与区域间官方河长、民间河长的强强联合,治水一体化将更加深入人心。

薛二勇用“剧场效应”来解释这个现象:人们去看演出,如果第一排观众都站起来,第二排、第三排的观众为了看清也要站起来,以此类推,所有的观众都会站起来。这是一种示范带动作用,当别人家小孩都在学特长、补习课程时,家长就会考虑让自己的小孩也去补习。

因为界河治理,张晓峰和孙琪有了共同的奋斗目标,“秀洲—吴江交界河湖联合河长”的职责使命成了他们之间最紧密的纽带。

“这种现象是需求导致的,家长希望孩子能够在升学中有更好的机会。除非在整个升学机制中不再参考任何奖项,否则家长还是会强调比赛和获奖。”李若辰表示,改变这个局面是一个系统化的工程,要把教育资源尽量平均化。

要改变“鸡娃”的“凡学皆比赛、凡赛必获奖”现象,更主要的还是家长要转变观念,尊重孩子的意愿。

“零点行动”破冰跨界协同治水

给娃报班是家长圈的流行病

“生活中对‘别人家的孩子’的推崇也在加强家长的紧迫感,让家长觉得不给自己孩子报班可能就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吴凡说。

然而,18年前两地也曾为了水污染剑拔弩张。

按照实施设想,“河小青”志愿联盟立足构建跨省跨区域太浦河护水志愿联盟一体化形式,将在太浦河河道治理、环境保护、文化传承等方面,引导各地青年积极投身护水志愿服务行动,加快推动一体化治水进程。

李若辰认为,如果给孩子的学习压力超过承受范围,对孩子身心发展是有负面影响的,最重要的是可能会导致孩子自我价值感的缺失。“如果我们把成绩、分数和孩子的自尊绑定在一起,将会是很危险的一件事。”

“‘零点行动’让双方都意识到,堵不是办法,只是解解怨气而已。怎么办?只有树立协同治水的理念,不推诿不扯皮,以整个流域为单位加强管控。”吴江区水务局副局长、河长办副主任王舟告诉记者。

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人才的标准是什么?学得多,掌握得多,就一定能够在竞争中获胜?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教授薛二勇表示,如今社会和用人单位对人才的标准还是需要讨论和引导的,不是证书多、技能多就一定优秀。这会导致家长产生攀比心理,为了多获证书或技能而不断让孩子报班学习,教育观念产生了偏差。

2018年11月26日,“长三角区域(秀洲-吴江)一体化治水机制再深化推进仪式”上,58名互聘联合河长走马上任,标志着长三角省际交界河湖联合河长制正式启动。就在这一天,张晓峰有了一个新头衔——吴江秀洲交界河湖联合河长,职责是与秀洲方面的联合河长共同巡河、治河、护河,落实河湖长制各项任务要求。

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治河护河新格局

10年后的2012年6月13日,吴江区和秀洲区正式启动边界环境联合交叉执法,在清溪河两岸各深入5公里,巡查企业工业污水排放,这是水污染治理的源头。吴江区水务局工作人员沈建伟告诉记者,就在今年,他和同事对临界企业进行排污检查,不知不觉走到了邻省地界,明知是吴江的执法人员,嘉兴的企业却十分配合检查。“可见,执行了6年多的边界环境交叉执法已经深入人心。”王舟说。

从更深的层次上看,社会竞争越来越激烈,无论是社会还是用人单位对人才的要求越来越多样化。家长为了防止孩子在未来的竞争中失败,就希望让孩子多掌握技能,多拥有证书,不断地在给孩子加码。

这就又回到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教育的初心是什么?李若辰认为,三观正,人品好,个性成熟,具有实现自我价值的能力,还能尊重体谅他人,是一个大写的人。薛二勇表示,在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之外,还要有家国情怀,能够为民族复兴贡献自己的力量。

但校外培训机构就应该一棒子打死吗?

众所周知,省际交界区域治水存在诸多难题,如执法困难、管理区域责任不清等。从确立水环境跨界联防联治到在全国首创联合河长制,吴江与周边地区跨界协同治水已经走过了16个年头。

许多父母嘴上说只要孩子快乐成长就好,但实际生活中却把孩子的个人价值只是简单跟是否能上一个好大学、是否将来能赚更多的钱、是否能够获得更高的社会地位联系起来。

2002年年初,苏州市和嘉兴市政府首次召开边界水污染联席会议,两地共同设立了由政府相关部门负责人组成的联合办公小组,负责应急处理和快速反应。同时,吴江区和秀洲区之间建立了行政监察、信息披露和协商机制,对边界水质改善和预防跨界水污染产生明显效果。

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成为家长把孩子变为“鸡娃”的重要诱因。而不输的标准就是孩子上了多少兴趣班、补习班。

现在许多家长都以“孩子还小,什么都不懂”为理由,代替孩子做选择,逼着孩子上兴趣班、补习班。如果孩子感兴趣,那皆大欢喜;而一旦孩子不喜欢,就会产生抗拒感,结果适得其反。